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人物外传及其介绍 外传(1)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生死两茫茫,记即将出场的人物

  斜月沉沉,隐入海雾。离人的相思,经过一夜的煎熬。而落月的余晖洒满江边花林、枫树,任然摇动着离情别绪,无法排遣。此次一别,他决定永不踏及河海之边,从此隐入深山。

  那时,九秋蓬断日,阴阳断肠人——

  寒蟾云月泣天色,半壁皎红斜玉白。

  黄尘沧海泓水下,变更生死两茫茫。

  风雨楼高,吹笙既久,寒凝成水,每不应律。回忆如此,每每梦回阑干处。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几番轮回颢影殇!

  零乱落花,对雨潇潇。午醉酒愁醒,一番洗清秋。来年同日,人影渐萧条。

  一处山巅,独处悲伤。又是秋雨凄惨,残月照当楼。人初静,弄月影。天地茫茫,山尖绕云雾。空亭人影,寂寞三分,二分悲伤,一分黯然。深夜寒,一袭黑衣话凄凉。

  月霞悄悄窥探,生怕触及此人的伤痛。仅仅是微微洒到他的肩头,却也引发无尽的叹息。此声,宛若千年,亘古沉重。这便是一年之久的第一声叹息。唯独一句从他空中遗漏的声响……

  人影独坐,倚在亭柱之上。此时月已偏,拉扯着斜长的人影走向远方。似乎在规劝,离开吧,一夜了,一年了,再深的情也唤醒不了早已抹红脖子的她。

  梦随风千里,催动枯涸的红花,又一年,缺月挂伶仃。

  黑影走上山巅,空对璀璨。却道:“我还在,会一辈子陪着你。即使皎月逃离,沧海桑田!”

  离散浮尘,晓月寒光。纵然八百里路云和月,却也痛彻心扉,一字寒于伤。

  人本孤影,飘渺剑客。一念入红尘,十年坠沧桑。

  十年之久,十年轮回。十年梦魇蹉跎。

  有道是:

  笔墨生香,将几许;未央寒月,道几生。

  悠悠沧桑梦断魂,何时吴钩影。

  彼岸花,晓伶仃,噩之舛,墨龙昇。

  一字决,两回首,一字眸,一生情。

  亘古泼墨墨未寒,城阙老态独钟。

  惆于怅……

  皓月当空顿,蓦然娇笑时。

  此情何时了,看待花前下。

  一梦十年月相似,段段荷花撩池围。

  空几许,孤月颢长空。

  梦几许,古月影迷离。

  当年之时,一吻红花悠悠淡淡地自她脖颈落下。就在他面前,顿然倒地,剑花四溅。那是他的剑,作为剑客最自豪的剑竟然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当着自己的面自刎而去。此无声,冰冷的面颊之上纵然滚落一行清泪,滑过左眼,流进心中的裂痕。

  大雨如注,泥泞两三千。他悲鸣,双膝跪地,怀中就抱着冰冷的尸体。雨水侵蚀而下,打碎的心,打碎的梦。自那一刻起,他的双眸从未柔和。十年黯然,只为今生最爱。

  或许天命,或许本该。天地之间,唯有“英雄碑贴”可以颠覆江湖,混淆生死。只是而他只属于后者,他欲混淆生死,只救佳人。

  再一遭魂域乱世,再一次轮回。背负血海命案,他无言!天地无言!

  事端起,一日寒,匆匆过客,何来一尘一土?

  ……

  山脉,拖着雄伟之势绵延千里。他独坐在落霞之下,提壶豪饮不知日月。如此至今三日已过,他却未曾离去。空酒坛一坛靠着一坛,不计其数。

  “不品完你留下的好酒,我又如何下得了山。”提起清酒,面容憔悴。透过微微的余霞,这英俊的面容才得以从散碎蓬乱的长发中露出少许。

  不时,云霞隐匿,片刻之间乌云密布。所谓风云变幻,亦是如此。他仰头轻笑,略有无奈的呐喊宛似在招呼随之而来狂风。电闪雷鸣之后,大雨瓢泼。人无言,起身纵然狂笑。

  从此,一笑了乾坤,一笑论魂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7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