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人物外传及其介绍 外传(2)萨洛衣上篇

  “风撒洛衣,命运成伤。”

  曾经他们站在阳台,望着无尽的令州国说道。

  令州国,临近天州国。作为魂域大陆十大州国之一的存在,令州国的名声传遍整个大陆。

  一、(萨洛墨城)

  书生是令州国王城下的一座城中的公子,三王爷之孙。全名:月风行。他相貌不出众,但为人可靠。

  城中的任何一处地方,在书院、在茶社、在棋妨都可以见到一位蓝衣书生携扇穿梭其中。

  月风行好文,唯有一个缺点,以物成不喜,却物损可悲。

  “啪~”

  一只花瓶从下人的手中脱落,震慑出惊人的声响。月风行闻之赶来,手中捧着书卷。

  “公子,小人该死。”下人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四肢颤抖。

  “没事,把这里打扫一下就下去吧。”月风行摇摇头,可惜道。“一碎物,一随去,一一成缺,鸾风合。”

  走在长廊中,一位下人面色慌张地走过。月风行心生好奇,举着墨扇淡笑跟去。“怎么如此慌忙?”

  “少爷你有所不知,城中出现大案。官爷让我禀告王爷。”下人不敢停留,迅速向王爷的房间走去。

  “大案。”月风行口中呢喃,双目微闭的瞬间他的眼神中闪过寒光,略带神秘。之后他的面容淡变,忧郁轻叹:“可怜谁家,又池难啊。”

  月风行的折扇在手中波动,他若有打算。

  此城为墨城,三王爷镇压于此。四十年间不曾出现一次大案。今日之事,震惊王爷。

  一位白发老人拍桌而起,眼睛打转,脸上挂着惊讶和气愤:“陪本王去事发现场。”

  “在城东,王爷。”

  当下人领王爷来到时,一股腥臭的热浪袭来。他定神一看,这里数十具尸体横竖在地面,血泊中的尸体已经面目难分。

  “可恶!”王爷爱民如子,发生这种事情让他心疼不已。他诏来官员,压抑心中的愤怒,耐心地问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几个穿着似捕快的人迎来,作揖道:“禀告王爷,这里死者的心脏部位都出现裂痕。其它,就是…”

  “说。”老王爷眉头紧皱。

  “是一件女子的旗袍衣。爷爷。”月风行的手中捧出一件淡红色女子的纱衣,说道。“死者都是男子,这衣物就是最奇怪之处。”

  “风行,你怎么也在。”王爷捋着胡须,点点头。又说道,“说下去。”

  “死者的心脏有问题。至于这件衣服,是关键。”月风行低头嗅了嗅这件衣服,他又把衣服凑到王爷面前。“爷爷,你闻闻。是不是……”

  “是…!”王爷的眼角抽搐,似乎想到了什么。

  “传言,在疆外,有一种邪术。以杀男子取其心脏的一丝火动脉血来达到某种目地。”众人面色凝重,望着王爷。

  “而且,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女子!代号‘萨洛’。”月风行攥紧手中的纱衣,感到事情的棘手。

  “只是她们太过神秘…”

  “大人!这里有发现。”有人大叫,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一句话惊起千层浪,众人闻声而去。

  “什么事情!?”大家问道。

  一位捕快衣着的人蹲在墙角用手剥开杂草,说:“大人请看!”

  在灰暗的墙角上有一行字迹。血字迹!“明日墨城,萨洛乌风。”

  月风行打量着其中的奥妙,突然地泛起头,一个人影从空中掠过!

  “什么人!?”月风行提腿追去,一个箭步踏入虚空。紧跟人影!他的手中仍攥着那件旗袍衣。

  月风行眼神凝视,如果他没有看错,那是一道是倩影!

  “站住!”月风行紧追不舍,“你是何人?”

  突然人影微颤,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公子留了在下的衣物,为何还问小女子.......”

  阳光下,白茫茫的眩光中两道人影在飞舞。不知不觉已到城外。

  一柱香时间的追逐,风影阡陌,他俩应声而止。是吸引,还是懵懂?毕竟,他们从城内逐流到城外。

  二、(雪污落煞)

  城外,斜辉点落在他们的侧脸上。月风行推扇轻笑,“小姐,冒犯了。”他的头微微垂下,额头的两缕长发在风中微微蠕动。

  “呵呵。”女子遮袖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听人家说,王爷家的公子,为人厚道。今天一见确也并非如此……”

  月风行一怔,强笑无言。想这堂堂王族之后竟追一女流之辈,确也真是汗颜。

  “请公子把衣服还给小女子。”女子彬彬有礼,走向月风行。

  “这不行!”月风行陡然回应,举扇退后几步,手中紧握那件旗袍衣。女子见状,眸神微动,俏皮说道:“莫非,公子想留下作为信物?”

  “哈哈…”月风行仰天阔笑。他双手环抱,轻笑的表情突然专注而严肃,“小姐,请吧。随我进王府走一趟如何?”

  “如果不呢?”女子美眸轻转,退后几步笔直地战在月风行面前。

  “只有得罪了!”月风行推扇点向女子。强劲的力道直逼向她。那女子未曾慌乱,纵身而退,身姿如燕,轻盈敏捷。二人修为相当,魂息之力在这二人之间游走。

  若非此人与本案有关,月风行怎会对她出手?

  阳光变的淡红,拉扯着他们的影子交织。月风行侧身划过她的鼻尖,墨扇挥动。二人短目相接从空中撤回地面。

  “你抓不到的。把衣服还给我。”女子淡笑。

  “休想!”月风行声调骤变,手中的墨扇催发出一股飘渺的魂息气流,欲擒住她。

  女子身体急退。刹那间,他们从郊外的树林已来到一片废墟处。“这……你就怨不得我了!”

  随之,那女子的手中运出魂息,寒光森冷,宛似长刀向他冲来。“记住了,小女子叫络月。”

  两种魂息的击碰,震荡出层层涟漪。虽说她是女流,但修为以及身法了得,几个回合月风行并没有占到上风。

  “落煞冲~”女子抓住他抽身的瞬间举起手中具现出的长刀气流刺来。

  “可恶!”月风行急退,无法抵御。

  空间似凝结一般,他死盯着女子渐渐接近的长刀……

  “啊--”

  月风行的胸口突然疼痛,眼前一黑。他忍着剧痛睁开双眼,竟然看到痛叫女子正在消失!

  “怎么!”月风行急步上前想抓住只剩下半个身子的女子。

  “记住,我叫络月。”

  “嘭——”随之一股劲风旋来,当月风行再次张开眼睛时她已经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月风行呆在原地,眉头紧皱。突然他的胸口又一震剧痛,当他扒开自己蓝色的衣袍时,他的眼角不禁抽搐。

  胸口被一个奇怪的火红色图腾包裹。“糟了,之前的死者也有。”

  这时,惊愕中的月风行被掉落在额头的东西唤起。他用手触及额头上的东西,猛然抬头望向天空。“是雪!”

  竟然在下雪!

  这九月天怎么回下雪!怎么可能!惊愕中的月风行低下头看着那件旗袍衣,再次沉浸在思考中。

  “风行!!”此时众人赶来。

  “萨落来,络月急。”月风行轻叹,转身自责,“我没能抓住她……”

  “没事,先回去。”王爷环顾四周,拍拍他的肩头说。

  九月飞雪?悠悠淡淡。奇怪的女子,奇怪的萨落。

  月风行频频回头,胸口的疼引领他去探索这“萨洛衣”。

  夜,吞噬了白昼的光环,在西风下狰狞。那远方的呼唤,究竟是谁谁的清笛钩出思念。

  三、(冥夜古调)

  月风行独自一人坐在房顶。生寒的幽眸,浮动的蓝衣。他怅惘在这里想着那“萨洛”。

  “风行。”王爷走来,面色微微地感伤,“回去吧,你还小那案子就别插手。”

  “可是爷爷,我不能不……”月风行的话未说完,忽然空中飘荡着一种音调。“你听,是笛声。”

  月牙如钩,清风待韵。悠美的古调,婉入人心。

  月风行起身,“爷爷我去看看。”凌空跃起,他的人影抖动便融入漆黑的夜。

  王爷的心头一沉,“保护好少爷,否则你整个山庄都要消失!”他冲着浮现在他身后的人影说道。背后的人影清言,发出瑟瑟的沉笑,“王爷放心,我的剑可不会手软!”随后一道鬼影着黑袍跟月风行追去…

  随着清幽的古调不断涌来,月风行终于在空中俯视到一出破庙。他轻轻落,如羽毛般坠地。

  漆黑之中一束月华撒在古老的破庙上,月风行小心向前接近这个透着几份神秘气息的房子。

  “啪~”

  突然的一声脆响打断幽美的乐调,月风行一惊,轻声躲藏起来。

  “公子。既然来了,就请现身!”破庙中,悠悠的女声传出。听其声如身临冰寒之中,让人感觉心生寒冷。

  月风行猛然抬头,看到一股交织的雪花从庙中袭来!“可恶!”他撑起右臂,抵挡雪花,一边用另一只手挥开雪层走到破庙的正中央,面色难看。

  “萨洛,你们出来吧!!”月风行冷啸,双目泛出杀气。

  他的手微微抖动,似乎不受他的控制。而且奇怪的是,原本寸步不离的折扇竟然不在!

  “哈哈哈…”“哈哈哈…”

  一重重鬼笑从庙中传出,听的人毛骨悚然。月风行站在这里目不转睛地盯着破庙的动静。

  “哈哈哈,小子,见我家小姐你还不配!”从空中突然落下一位红衣女子,就站在距他一拳的位置拔出配剑,凌厉的剑风立刻斩向月风行。

  他来不急躲闪,手中又无兵刃,笨拙的一退,坐倒在地。

  这时眼开锋利的宝剑向喉咙刺来,又一股刚劲的力量卷来,“少爷,小心!”

  正是那黑袍男子挥剑赶来!

  “龙晟剑!令州国的天下第一剑庄!”红衣女子见男子手中刻着龙纹,发出阵阵龙吟的宝剑大惊。

  “没错,我就是龙腾。”男子振臂一挥,龙吟四起。

  悠悠扬扬,古老的琴声又一响起,渐渐急促,令人喘息困难。此时,月风行从地面爬起,阴冷一笑:“时间刚刚好。”

  旁边的龙腾和红衣女子,看着月风行心中一紧,面色铁青,“好可怕的压魄感,怎么会,他怎么会变的这么历害!这种修为!”

  一种威压涌来,就连修为宗魂的龙腾也招架不了。惊愕的他双手已经在微微颤抖。

  “呵呵,”月风行双目生出寒光,站在破庙的前方咆哮:“给我破!”

  雄浑的力道跟随他向虚无的空间抓去,魂息周转,一个巨大的蓝色手掌浮现。月风行竟然隔空拧碎破庙!

  “啪啪,啪啪......”

  毫无反抗的阵阵惨叫立刻传出。定神而视,破庙炸开!瞬间有数十位女子弹出,个个身形飘渺不定。“怎么像鬼魂!”龙腾大惊,看着隐约浮现的女子。其中就有当日和月风行交手的那个女子,络月。

  六七个飘渺不定的人影在空中浮动。月风行走上前也是一惊。“络月!”

  他冲着悬浮在空中那位白衣女子,面容僵硬。“公子,小女子的衣服该还给我了吧?”

  琴声又一次响起,女子轻笑。

  月风行转过那些漂浮的人影,才见到一位盘腿而坐的雪衣女子垂头弹琴。

  “拿命来!”月风行提掌呵斥,掌心充斥着雄浑的魂息力道。

  “小子,给我住手!!”

  “嘭——”

  一位白衣青年凭空横出,霸道的劲力震退月风行,完全没有运用魂息。

  “五年前失踪的令州国第一剑客,风影!”

  节外生枝的出现,他和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剑客,萨洛。他们究竟有什么秘密,而月风行,又是怎么一回事?

  四、(剑客流风)

  “剑客,风影。”

  月风行不解,但是他依旧莽撞。想冲过那人的阻挡,却被龙腾拦截。

  “少爷,你不是他的对手!”

  “给我让开!”月风行挣脱龙腾的束缚,继续向前走去。

  “找死的家伙”,长发如风的俊俏男子轻笑,手指附在脸庞。“我的爱人,岂容你想杀就杀!!”

  风影身上杀气立刻铺天盖地的涌出,眼神中带着几丝怒焰。“当年他可是一夜屠城百万的剑客啊!少爷。”

  “那又怎样!”月风行完全无视龙腾的存在,瞪着风影说道。

  “口出狂言!”风影轻笑,笑里藏刀。他挥袖出手,掌心喷涌出惊人的魂息,直拍向月风行。“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啊!不自量力!”

  风影的一击非死及伤。在一旁与红衣女子激斗的龙腾见状立刻撇开身子跃到月风行身边。龙晟剑一横,划开一道光芒,直辟风影。

  “嘶嘶…”

  对撞的魂息暴开,风影掠开龙腾,冷言:“龙家的人,真是不识趣。当年你父亲就是败在我的手上。今天你也会败在我的手下!”

  此时月风行撇身略开,龙腾在接触月风行的一刹那,有所领悟。月风行冲着龙腾鬼魅的一笑,他们互相对视一眼。扭过头的龙腾冲着风影淡淡一笑,“我墨城的剑师岂能容你这般侮辱!而你有何后面的女子什么关系?”

  风影扭动手腕,转身望向后面抚琴的女子微笑:“当然是情侣!呵,小鬼受死吧!”他的身形如闪电般迅速,一只手抓向月风行的喉咙!

  电光火石间,那只手爪已经来到面前。

  “哼!”月风行不避不退,当他不屑之后,距离五十米开外的风影已经来到面前。

  龙腾退作一旁,不禁为他捏把汗。

  月风行并没有反抗的趋势,任由风影抓来!

  “哼,你就这点本事吗!风影!”月风行的话音突然转变,随时一并退后。就一寸间,风影怎么也抓不到他。他们平行在空中滑走,听到月风行的声音突变,风影一怔,像惊弓之鸟。

  “你究竟是,是谁!?”他落回地面扫袖目瞪。

  “哈哈,你说我?不!你应该说他!”空中悬浮的月风行大笑,随之他俩撤下的衣服,一道道的金线光芒从他的身上射出。

  “流,流风!!怎么可能!”

  “剑客,流风!”

  同时,在场的几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哈哈哈,没错。没想到吧,风影!”空中的那人撤下装束,露出本来面目。

  银白的发绪,古铜色的皮肤。还有一身金黄的风衣。

  没想到,不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整个大陆也没有想到!因为早在几年前的魂修大会上千百位高手亲眼见到他当场毙命在比赛中,并且安葬。

  一片寂然,夜间月华收,凌落千里的梦。

  此时,风影的眼角不停抽褚,他在极力退后想躲避什么。

  琴声止,曲子罢,白衣女子安静雏子,悠悠站起,“师兄,请显身。傀儡术,月儿又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7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