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人物外传及其介绍 外传(2)萨洛衣中篇

  剑客隐没,涅槃墨城。萨洛傀儡,何方师冥?一片漆黑中,寻找的身影终于浮现。

  五、(妖曦鬼帝)

  “师兄请现身,月儿认输了。”雪衣女子这时抬起头,明眸闪烁,乌发如瀑,静楚妖娆,倾国倾城。

  那僵硬的风影苦笑:“师兄。你传说中的师兄......”

  风影爱恋此女子,几人可知。可是女子的心属何人,风影又怎么能不知。风影紧盯着空中,这里一片寂静,如死灰般可怕,死亡前的寂静。

  不是从空中,吱吱的踩路声把众人的目光从风影所在的空中拉扯到地面。

  一个幽幽的消瘦身影缓缓迎出。人未到,诗先成。“剑客心,流觞雨。莫云剑灵,何以堪?妖鬼生,何夜萨洛?”

  “啪啪,啪啪,啪啪......”

  规律的拍打声附和着他们的心跳渐渐传来。当最后一声戛然而止时,一位蓝衣书生带扇而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久违了。”

  平凡的外貌,平静的气息,没有杀气,没有怒火。如一潭死水,但静得可怖。

  “师兄......”络月双手抚在胸前,美眸脉脉。

  “月风行!”风影叫唤,像仇人一般。“终于让我知道是你了!”

  月风行提扇轻笑,额头的长发微微飘动。“师......妹”

  眨眼间,长得一样的另一个月风行在一双双眼睛前凭空消失,他的两个字刚刚顿完,身影已模糊,消失在原地。嗖的一阵风刮过几人的脸,他们猛然转身投视络月站立的地方。看见月风行已经来到她的身边,风影全身一震,立刻吼道:“离她远点。离开!”

  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本来就没有感到别人的存在。月风行在络月旁弯下身子,一手拂过她的雪白衣服,并担在她的肩上。月风行垂下头望着这位倾城稚女,微微轻笑:“师妹,我身上的咒,你可以揭开了吧?呵呵。”

  “师兄,你说笑。”她红着脸,娇美的样子,垂下头,声音如蚊。

  “哈哈......”

  月风行大笑,一把把她揽入怀中,贴着她的耳根思念道,“月儿,六年了。终于,你回来了。”

  一边的风影见到此种情形,无名火在体内暴涌,他双目充血,咆哮着,狰狞着:“为什么?五年来我的努力还比不上你的这个书生师兄!我哪方面胜不过他!为什么?”充斥着怒火的愤怒在这片天空染开。

  “越来越漂亮了,月儿。”月风行过了许久才起身。凝视风影,诡笑:“我的人你也敢动,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对,我什么都不如你......”

  “不,师兄!”络月打断他的话,向风影说道,“不。风影你还是别乱来了。我师兄的能耐我了解。你固然厉害,但是你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为什么?我就不相信!”风影怒发冲冠,长啸。“小子,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不知好歹。”

  “风影,你的对手是我!!”空中,剑客流风这时发话。俯视一切。

  络月抬头看着空中的人影,轻叹:“知道吗?那只是我师兄的一个傀儡!”

  “傀儡!!”风影和龙腾的目光相接一起望向空中,“傀儡。”

  “我师兄是......”络月看着月风行,点了点头说,“妖曦鬼帝。妖曦门少门主!!”

  “什么!妖曦门!”

  一语惊出千层浪!难怪流风会死而复生,是傀儡!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这“妖曦门”!

  妖曦门是闻名整个整个魂域大陆的神秘组织。出没在魂域大陆,无人可挡。尤其是传说中的傀儡术,可以令死人复活,并运用死人的力量!六十年前,若不是一个阵国出现一位千年绝才,带上大陆百万大军阻拦当年的“妖曦门”。否则当今魂域大陆的一半都是妖曦门的。

  “月风行!妖曦门!我也不怕,生死不过如此。给我接招!”风影接着手印,口中念叨:“禁锢,风吟咒——”

  月风行见状眉头一紧,随后轻吐出几个字:“秘术?”

  秘术是大陆中的某些魂技,只有不顾及生命之人,为了提高功力而修炼的伤身功法。修炼这种魂技的人,二十年就会赶上平常人五十年的修为。

  “师兄!”络月想说什么,但是被月风行的手指按住,他轻笑:“相信师兄,把你的傀儡收了。”

  月风行扫着长袍,离开络月。随即从络月的手中闪过丝丝银线连接到那红衣女子的身上,“嘭--”云雾般炸开,那女子凭空消失。月风行这时支开龙腾,冲着风影打开墨扇。“风影,你好自为之。今天这仇是为他报的!”月风行指着空中的人儿淡淡说出。

  悠悠的几句,平平常常,但是在风影的脑海中却像炸开的火药。或许只有风影最清楚这之间曾经有什么事情。

  “住口!!”风影狰狞着,手中的咒符催发出浓烈的杀气迅速迎来......

  何时归,六年何时真像?狰狞,轻笑,月夜埋葬一切,吞噬秘密。

  六、(月缺亘古)

  月风行的话碰触风影的痛,风影狰狞欲杀人灭口。

  漂亮的月色,抚慰在络月的肩头。虽然她明白师兄的实力,但是毕竟是一场恶战。络月轻轻地坐下又挽起古琴,悠悠奏起。急而紧,快而燥。“师兄,小心。”

  月风行缓缓迎上风影,右手不停地转动,隐约间闪出道道金光连接到空中的流风身上。

  “风影,看招!”

  不是月风行开口,而是空中的流风咆哮俯冲向风影。如流星坠落的攻击,摩擦出惊人的火花。刹那间天空间一闪,流风已至。“报!仇!”冰冷的脸庞散发出死亡的气息,风影心中煞是害怕,但是他毕竟是剑客!没有慌张,准备好手中催生的禁咒力量全力向迎来的流风挥去。“给我灭!”

  “叱---”

  尽全力的一挥,前所未有的破坏力。两股力量的碰撞,宛若一朵火莲迅速膨胀,引发出层层涟漪波及到在场的各位。雄劲的罡风撕扯着众人的衣服狂舞。突然间,天地一片寂静。空中爆开的碰撞竟然凭空凝结,像是空间被定格。地面的月风行拉扯着手中的金线,在寻找什么。

  半柱香,一炷香,两柱香......

  依旧是这样的凝结,像是被冻结在空气中,地面的月风行手指不停的转动,一刹那停滞不行。就猛然间,月风行合起折扇,向络月扑来。“月儿,小心——”

  嘭!

  月风行扑倒络月瞬间,空中的火莲般能量体迅速爆开。如万道惊雷起轰下,震彻天地。劲风席卷,铺天盖地。龙腾的反应也算及时,但还是被其强大的破坏力重伤。悲痛的嘶吼被爆炸的巨响埋没,龙腾的这一叫唤可是丢了半条性命。

  席卷的暴风持续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当硝烟散尽,月风行扶起络月时看见龙腾正蜷曲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奄奄一息。

  余烟飘散,月风行放松的精神又紧绷起来。“还活着......”他眉头紧皱,口角微微抖动,“这么大的威力下怎么可能还活着?”月风行推开折扇,面色凝重。“师兄,他……”络月贴在他的身边也是一惊。

  “嗖——”

  络月也唤出傀儡,准备作战。可是,烟雾越散越淡,络月渐渐的感觉有熟悉的感觉浮现。“师兄!”

  烟雾横去,一个俊朗的人影浮现。白袍青年,手提宝剑。那流风和风影的尸体就倒在此人身边。“师妹,你也不小心。师傅让我保护你,若有差池,我可担当不起。”

  此人迎来,向月风行抱拳:“多谢公子方才出手相救。”

  “呵呵。”月风行轻笑,“没事就好。你家师妹就交给你了。”他开扇而笑,不顾络月疑惑不解的眼神撤退。“师……”络月无奈想解释什么,却被月风行的话打住:“姑娘,江湖险恶,以后多加小心。告辞,告辞。无需多言。”

  月风行洒脱一笑,豪放沧桑。抬起头,推着墨扇,悠闲自在。

  白衣男子也是轻笑:“救我师妹的英雄,在下痕霜,可否留下尊名我等日后答谢。”

  “罢了,罢了。月圆月缺,何时了啊?哈哈哈……”月风行的笑,苍白着。只有络月才听得出那份无奈和感伤。雪衣女子脉脉地望着幽蓝的男子离开,多么不舍。

  月已归去,苍茫的留念也匆匆,朝华露珠,点缀墨城。

  “师妹,师傅等着我们呢。幸好我来的及时。也是幸运,收获了两个傀儡体。”

  白衣痕霜淡笑,跟随络月离去。

  他们背道而驰,相信不会不相见。因为世界那么小,又是那么的大,又那么的圆。月有圆缺,害怕消逝不成。

  “师兄,师傅这次带我们来这里是为什么?”络月幽幽问道。

  “师傅或许怀念这里吧。我也不清楚,她带出我们和你们萨洛衣小组。一定是她的原因。”

  风失去了依靠,终于消失在旭日的光芒下。

  天南地北双飞燕,枯树楼头愁断肠。

  走开的时光,平架了江湖。月风行缓缓回城,络月等待使命。

  七、(焰火楼台)

  像失了魂似的,月风行回到城中变一言不发。不去书院,不去棋坊,他就呆在房中谁也不见。

  秘密,每个人的心中总有一些秘密,像风影和流风也有。几年前,风影暗自在流风的酒中下毒,偷得他家族的禁术秘籍。这便是风影极力隐藏的惧惮。

  坐在书房,凝视墨扇。月风行一言不发。他的心中还牵挂着什么?络月,还是其他的往事!

  “吱”推门而入的是王爷,他缓缓走来面色凝重,露出几丝忧虑。

  “爷爷。”月风行回过神,看见王爷走来,立刻站起来。

  “风行,这两天是怎么了?”王爷慈眉善目,问道。

  月风行垂下头,望了望手中的折扇,抬起头鼓起勇气问道:“爷爷,我想明白我的父母。”

  王爷先是一怔,后又轻笑。“好吧,孩子。以前我不准你提起,不准你问。现在你大了,也应和你说说了。”

  ……

  一处古老的城堡中站着几个人,幽静的风帘下显然隐藏着一位妖娆的女子。隔着黑色的风帘,她躺在卧椅上隐约可见。这便是传说中神秘而又诡异的妖曦门主!一瞬间毁灭一座城池都不夸大的妖曦门主。从外面走来的一对白衣跪拜在黑帘前,“师傅,我们回来了。”

  “嗯。”帘内女子轻轻起身哼道,“没有什么事情吧?痕霜,可把月儿保护好。”

  “是,师傅。没事。而且……”痕霜难掩的喜悦,抱拳说道。

  “什么事?痕霜说。”她孤傲的身影在浮动,让痕霜继续说下去。

  “徒儿,收集到了两个傀儡尸体。”痕霜难掩的笑容下又露出几丝无奈,“是江湖的顶级剑客!”

  “那不是很好吗。那你为何如此表情?”作为师傅,痕霜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她的法眼。

  络月此时来到帘前,整个妖曦门也只有络月才能接近她这么近。“师傅,有人让我带话来。”

  “说,月儿。”她放络月进入帘内。此时在外面的痕霜也说道:“就是其中一个剑客的身体,像是死了好久,但是有没有死。”

  痕霜的话说完了,络月贴在她耳边说的话也说完了。“嗯,为师有些事要处理。回头再说。”她带着络月抽身离去,只剩下痕霜和几个近三十的美貌女子。别看她们是女子,却都是这妖曦门的长老,个个了得。门主离去,这时他们才开口说话,“霜儿,你的意思是在令州国也有傀儡术!这不可能!”

  “大长老,但是我没有法发现连接的线啊......”痕霜眉头紧锁。

  在场的她们大为吃惊,随即便问道,“你是在哪里得到的?在场有什么人?”

  “墨城外。说到人,除了我和师妹,还有一个负伤的人,就只剩下一个书生了!”

  “书生?”

  “对,是的。一个带着墨扇的蓝衣书生。”

  “蓝衣墨扇!!”

  在场的长老面面相觑,更为吃惊,“会是?”

  悄悄地离开,门主把络月带到后花园,背对着她。

  说道“你是说......”

  “那时师兄就在我的耳边悄悄说道,紫月烟花时,妖曦何时归。”

  “风行——”门主一手拧断旁边的牡丹鲜花,手指微颤,是激动。“好多年了......”她有些哽咽。

  络月见状也是微微一笑:“三日后,就是城会。只有在'小星楼'才有烟花燃放。”

  她拂袖轻叹,“这个为师自然知道,这些年了墨城还是依旧。”

  有约?何事?月风行的秘密,会揭开吗?焰花点缀黑夜,纸如何吞并火。

  幽夜烂漫,几人不眠......

  繁华烟花,繁华人生,只不过匆匆流逝,抵不过一日铭记。

  八、(安若倾心)

  三日时光,快而慢。终于熬到最后,王府中,月风行匆匆离去。微留下王爷望着他的身影轻叹,“儿啊,你可以安息了。”

  早早地在全城环境最好的小星楼定下最好的位子,月风行就坐在那里等待天黑。之前,王爷的叙述月风行还旋绕在耳畔。

  “你的父亲——月凌,是我们令州国名噪一时的顶尖高手,十六岁不遇敌手,就连爷爷也不是你父亲的对手。可是那年,一只文艺队伍带走了你的父亲。这支队伍曾经在皇城下演出,碰巧你父亲去皇城做事。就这样在一次晚会上,你的父亲就见到了你的母亲——妖曦门的萨云,曾经门主的女儿。我想现在的门主应该就是你母亲了吧。风行,你知道当年爷爷为什么把你从疆外接回家?是因为爷爷的私心。我知道你生活在那里非常好,但是我就是认为在那里没有出息,而且一心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你没有见过你的父亲,这都是爷爷的责任。当年你父亲带着你的母亲横扫整个令州国想要逃离我的追捕,结果还是不如他们所愿。我带着众多高手围剿你的父母。当时,萨云已经怀上了你!都是我做的孽。最后,由于你的母亲行动不便,他俩被我捉住。迫于无奈,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的父亲竟然为了你的母亲宁愿自杀也不向我低头,不肯随我回去。”

  “当时下着大雪,你父亲提剑的那一刹那我才反应过来。可是为时已晚,你母亲痛哭着,我就这样呆了,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你母亲说我冷血。可是自己的儿子被自己逼死,他的心里又会多么的难过?看着鲜红的血液流经在雪白的地面上,多么刺眼,多么......”

  “后来你的外公领人赶来,我痛失爱子。无奈的离开,却不能把他带回。而你的母亲那面从此与我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直到几年前,你的出现,我心中的那股劲才提起来,又一次从颓废中站起来。不惜任何代价把你抢了回来。”

  “你虽然被施了咒语,但是记忆依旧还有所保留。”

  月风行真切地感受到一个老人的悲哀,第一次见到王爷落泪了。在月风行感觉,说话时的王爷多么的脆弱。

  不知不觉,黄昏减影,黑色开始弥漫。楼下的街道好不热闹。

  月风行推开墨扇幽幽等待,终于月色浓厚,声声脆响爬上楼阁,打断了月风行的思绪。

  “师兄。”最先露出的是络月。她欣喜地迎上起身的月风行,投到他的怀中。

  月风行也是由心乐道:“师妹。呵呵。”他抚弄着他如瀑的乌发,把她埋入自己怀中。

  “咳咳——”

  沉浸在甜蜜中月风行和络月不禁抬起头,看到几位长老随后出现,面面相觑的笑了。此时上来的痕霜一头雾水,见到他们抱在一起不解的问道:“长老这是?”

  “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过......妖曦鬼帝吗?”长老们眉开眼笑。

  “妖曦门传说的妖曦鬼帝!”痕霜大惊,久久的站在那里望着这个平凡的书生,“妖曦鬼帝。”

  “所以,霜儿,你带回去的是少门主的傀儡,金线傀儡!”

  痕霜大惊,以他的资质乃是妖曦门最有潜力的新一代,也只修炼到银线傀儡。至于金线傀儡那都是长老和门主所擅长的,痕霜不禁有一次震惊,从新打量这位悠悠的书生。“妖曦鬼帝,妖曦门最厉害的高手,传说孤身入狼窝杀三千雪狼的他,竟是一个书生,年纪和我相仿的书生!”

  此时,一片和睦,月风行来到长老们面前抱拳跪拜:“风行,拜见各位长老。”

  “抓紧起身,我等可担当不起啊。呵呵。少门主,快快起来。”她们扶起月风行轻笑。月风行也是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故人相见,她的心就像烟花般美丽。

  最后姗姗而迟来的正是那黑衣女衣。宛若莲动,风中抚弄的清莲,不妖而韵。她不作声只是缓缓走来。

  月风行当下也是一怔,浑身抖动。他的口中念叨着:“娘亲……”

  虽然此女子被斗笠遮住面容,但隐约中可以感觉到她的激动。

  多年,已不再是孩子的月风行,确是第一次感到心中安然。月风行迎去,他的眼角泛出晶莹的泪花。

  小小的阁楼,如此相聚的一目,众人欣慰,抿嘴含笑。一片激动之花泛出,连同窗外的烟花交织沸腾。

  二人相见,咫尺之间,女子申出白熙如藕的玉手想要摸摸孩子的脸颊。突然一阵裹藏杀气的旋风从他们二人之间划开!

  月风行和她立刻察觉,各自身形一退,却听到。

  “休得碰鬼帝半根头发!我劝你死了那条心吧。萨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7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