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人物外传及其介绍 外传(2)萨洛衣下篇

  天地间,有些事情,天知地知;有些事情,你不知我不知。挣扎逃窜的黑暗,怎么会溜出阳光的指尖?

  九、(混沌枝节)

  苍老的话语,斩开天地。众人大惊,“萨月??”

  “休得碰鬼帝半根头发!我劝你死了那条心吧。萨…月!!”

  又一次响起,一个黑袍的女子浮现。她年过半百,双鬓微霜,而且面容被毁。“萨月,住手!不准你碰鬼帝一下!”此人举起拐杖,指着黑纱下的女子咆哮,“你蒙蔽天下也蒙蔽不了我!你不是萨云门主!”

  字字有力的顿出,杀气腾腾。

  众人不知所措,惊愕在阁楼。一会儿,长老们醒悟,走到她面前呼道:“休得口出狂言!不是念你年迈,休怪我们出手!”

  “呵呵,你们?”老人摇摇头笑道,“当年我在妖曦门时,你们还不知道在谁的娘胎里呢!让开,我只要保护好鬼帝少门主。”

  黑纱女子轻笑,“风行,不要被妖人蛊惑,快过来,别伤着了。”她挽起手,向月风行走来。

  “风行!”突然一种熟悉而雄浑的声音涌出,月风行回头而视:“爷爷!你怎么.......?”

  “这......”

  僵局的局面立刻打开,如烟花般铺天盖地散开。王爷,老人和妖曦门众人。月风行此时四处张望,无奈的站在中间。他的身边络月紧紧地盯着月风行也不知所措。

  “少门主,老奴,拜见门主!”老人家突然下跪,不断磕头。

  “这.......”月风行不知所措,将她扶起。

  “少门主,此人不是萨云门主,三年前的政变,她就成功的将门主......我是门主的贴身护卫。当年就是从她的手中逃脱的唯一一个。”

  “什么!”痕霜愕然,一时间迷茫。“老巫婆,你有什么证据!?”众位长老也大惊失色,哑声问道。

  老人苦苦摇头,瞥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当今门主。她敲击着拐杖,狠狠地说:“我这样子全都是拜她所此啊!她放的那场大火,本以为烧掉了全部的证据,没想到……”

  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现任门主挥袖脑怒,推掌打来。“老东西,不知死活。妖曦门岂容你这般诬蔑!”

  快如闪电的速度,众人被强风震慑的睁不开双眼,只听耳畔声声颤响后,劲力渐退。众人方可张开双眼。

  这场面……

  王爷在帮助老人挡下门主一连的攻击,招招要命。一掌又一掌。此时王爷带来的人对妖曦门人大大出手。

  月风行见到双方打的不可开交,心中愈发不是滋味,他有些难过。一方是爷爷,另一方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母亲啊!他纠结着,无奈着。

  “都给我住手!”月风行展开双臂,震慑到众人。层层波动交织到每个人。一旁的月儿煞是一惊,呆呆地望着大叫中的月风行。“师兄……”

  “没事。”月风行转过头冲着她轻笑,之后冷静的看着大家说道:“现在,你们请停手。请说清楚,我只要证据,其他的我谁也不相信。老人家,你这样说妖曦门,为什么?”最终他的目光投到那个老人家的身上。

  老人家也不忌惮什么,“少门主,可否记得那件旗袍衣?”

  “记的!那是月儿留下的。”

  “不,那是萨云门主的唯一遗物,也是这萨月--门主的孪生姐门想得到的秘密!”

  “孪生姐妹!”

  交错的事情缠上心头,在这混沌的纠纷中,属对属错。究竟是什么事端要浮现?

  旗袍衣,衣萨洛。什么秘密泱及了一座门庭?斜光报晓,残夜退尽,一切了然于碎。

  十、(玉缺何碎)

  “知道吗?这几年来,为什么我现在才敢拆穿你!”老人家狠狠咄言,“你难到不知道萨云门主的门戒都是带在无名指的吗?况且你的门戒也是假的,那场大火之后你跟本就没有找到真的戒指!”

  乌纱下的女子镇定自若,到是其他门人纷纷起疑。“老家伙,你凭什么这样说?就算我们门主带错又怎样,这是人之常情。你说戒指是假的,那请拿出真的来!”

  门主盯着那老人不言,她的手指不停地拨弄着那枚白玉透明的戒指。

  “好,今天就让你们死心!”老人家借来月风行心爱的墨扇,举过头顶。“此乃门中三宝之一,君墨天扇!其中秘密就是…”

  老人家环顾四周,道一声,得罪。她便将那墨扇硬生生折断。月风行见状,煞是一惊。此物乃是他最爱之物,岂能损伤。“你,做什么!?”

  月风行一把夺回墨扇,刚欲发怒,确发现这扇中的底端另有玄机。

  微微折损的缝隙中渐渐泛出淡淡的白光。月风行不解,急忙拨开木质的扇叶,从中竟得到一发光的白玉戒指。不但如此,花纹竟和那门主手上的戒指相同。

  “怎么可能!”月风行猛然回头,不愿怀疑确不得不要质问,“你究竟是谁!!?”

  明摆的事实,百口莫辩。此时乌纱下的女子轻笑:“就这样诬蔑本主?哈哈哈……我若说你那是假的呢?风行,莫被坏人利用,到我这来。我是母亲啊!”

  “对,你那是假的。”妖曦门人也应和道,反驳那老人。

  “母,亲……”亲情的诏唤让月风行微微心动。他凝望着乌纱下的女子,叫道。

  此时,天大亮。看来一切都那么近了。

  “等等。”老人又发话了,“萨月,我知道你了得。呵呵,在场的门人也都知道这门中宝贝。门主的玄晶戒、萨洛衣、还有就是这妖曦鬼帝。萨月,你不是处心积虑想得到这衣中的秘密吗?起处你派络月把萨洛衣交给少门主想借他之手解开秘密,没想到少门主也不懂其中的奥秘。今天我就让你彻底明白这秘密!”

  老人家接过王爷手中的旗袍衣来到月风行面前。“少门主,借您的一滴血液。”

  在这里,唯一值得信任的就只有王爷了。见到爷爷都点头了,月风行只好顺着她说的来,在手指划开一道口子。

  同时老人家也笑道:“萨月,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取别人火动脉的血液可以得到秘密的。可笑。”

  当月风行的血液溶入这旗袍衣时,不可思议的是,那衣服突然泛出淡红色的光芒,并且拼命的向空中飞舞,盘旋在月风行的上空。

  “怎么回事?这!”众人大惊,不过那门主眼神一动,上前倾笑:“这又怎样?证明什么?”

  老人这时也笑了:“妖曦鬼帝,只是少门主的一半。那么另一半就是…就是那,鬼雅妖帝!双生鬼帝!妖曦门世代相传的护门神力。”

  天空,就在老人的话音落下,那见旗袍衣突然凭空粉碎凝成一个人形的鬼影。

  “神力!”那门主也顾不了多少,欣喜之下,眼前神力唾手可得,她腾空而起抓向那鬼影。

  “嘭~”

  涟漪而出,层层波动魂息泛出,击退门主。“可恶,无法靠近!”回到地面的门主,双拳紧握。无奈之有看这那个神奇的鬼影融入月风行的体内。

  整整半柱香的时间,双眸紧闭的月风行终于张开双眼。顷刻间,一种超乎众人的威压立刻涌出,铺天盖地。

  “嘭嘭…”妖曦门众一个接一个跪在威压之下。“拜见门主!”

  刹那间,月风行也是扭头望想那门主,淡淡说道:“萨洛衣中,有我母亲的教导,她让我小心您,我的姨妈!”

  流经了岁月的打磨,蛮荒的踏石,静坐千年的禅释。终,柳岸蝉鸣,歌罢了空。

  十一、(苍陵之碑)

  脱口而出,月风行毫不避晦:“我狠毒的姨妈!呵呵,可敬的门主!”

  倒戈之势,众人醒悟。“你不是门主!为什么要这样做!?曾经你们不是很好的姐妹吗?”众长老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质问道。

  “为什么?”这萨月退后几步终于抛下乌纱,冷冷说道,“就是因为他!”

  萨月的手指掠起,丝丝金线萦绕下凭空出现一位英俊中年。白衣长发,手持长剑。

  “傀儡!”月风行的话音刚落,他盯着那缓缓抬起头的男子心中不禁触动。“怎么回事…”月风行心中嘀咕却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眼光,尤其是那老王爷。

  棱角分明的脸庞后是那萨月冰艳的绝美倾貌。由此可知月风行的母亲是何等容颜。

  并不是因为那女子的美艳,而是因为这前面的傲骨男子。王爷显然失控,若非那老人家支撑,他早就扑向那男子。

  王爷抖动着手臂,很不情愿的压制心中的那份感情。他扭过头,看着那同样是老人的她心有领会。“不能让少门主知道,否则会误事的……”

  此时,老人家站出来,“现在正是为门主报仇的机会,大家团结起来!为门主报仇!”老人的话搪塞下众人的言语,随后众人也是齐力针对,欲站萨月。

  “你杀我母亲,此仇不报,我月风行枉为之人!”

  月风行腾空跃起,空手抓去。霸道魂息的力量,四下涌出,众人齐力断金。

  这种阵势,望却整个令州国也难出与之媲敌的阵容。如此强大!

  那萨月依旧镇定,站在阁中面对如此强悍的阵容,只是手指微动,迅速她前方的那名男子拔剑而起。

  “苍龙劲!”

  男子雄浑钢阳的声道震出,硬生生地举剑斩来,好似劈开天地,无尽的杀气瞬间粉碎全场的桌椅。在场的各位若没有内力相压恐怕早已五脏具碎,立即身亡。

  敏捷的月风行抓人不得,眼见剑气横来,不敢小觑。一个空中侧翻,斗然平安落地。

  待月风行刚刚站稳,却听到阵阵惨叫。他转头而视众人已倒在身后。此时的月风行不禁惊恐,“没想到他竟如此了得。高手不及的长老也抵不过他一招!”

  如果没有神力相助,恐怕月风行也躲不过其剑。见状,月风行心中打量,“傀儡由线操控,但是金线如此刚硬,将其打断,此法行不通。看来只有那样了。”

  时间紧迫,月风行顾不了多少了。在此男子发出第二剑时,月风行迅速张开十指从自己体内抽出一道虚影作为傀儡迎向那飞快的剑气。

  交织的能源波动,催发出层层火花。突然月风行手印一变!

  就在那人挥剑劈向虚影的刹那,那影子突然化成千百道细小的金线向萨月袭去。

  “他要搅乱金线,让傀儡瘫痪!”倒在地上的内行人惊呼。

  没错,月风行此举却出乎萨月意料。同时在攻击操控者!

  萨月眉头紧皱,一边抵御如金针般锋利的长线,一边调回傀儡保护自己。

  “嗖嗖--”

  突然变的被动,她有些手忙脚乱。就当傀儡终于回到身边时。那萨月也感到不对劲!

  “迟了,锁!!”月风行双目泛光,清笑一声随及双掌而合,“困冥锁--”

  “嗖,嘭,啪……”

  随着几声挣扎过后,傀儡手中的长剑坠地。再看萨月,面色铁青。

  “给我毁!”

  月风行程胜追击,双手合拳运用金线想将动弹不得的那个男子傀儡抹灭。

  “不可!!”

  不知为何,这王爷突然涌出,眼角湿润……

  “为……”月风行刚刚转身回头,突然一股杀气袭来。他的话音未出,便被一掌击中胸膛。

  “月……儿!!!”

  “我送你到阴间坟墓见见你那被你捆绑的父亲吧!!哈哈哈哈”

  一抹狰狞扫过,一片愕然和凄伤。

  混沌乾坤,铁马争鸣。一秀罗烟,金戈作笔。亘古锁垣,岁月托墨。清段律衣,踏拓千年。悠悠比枝,血幕乾生。

  十二、(血幕乾生)

  一掌偷袭,那并不是别人,而是月风行测隐相爱的络月!

  “月儿…”

  月风行如秋风下落叶摇摇坠地,眼中无限不解和怨愁。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月风行在王爷等人的搀扶下按着内伤缓缓站了起来。“爷爷……”

  王冶此时无限哀痛,苦恼地摇着头。“之前这老人向我说明一切,让我助你铲除敌人。她让我小心的人,没想到是…”

  “是什么?爷爷。”月风行略有体会,望着那尊傀儡,缓缓说出,“他是不是我的……”

  “对,他是你的父亲,是我的儿子。那可恶的女人,连我死去的孩子也不放过。”王爷话语失声,交杂着呜咽。

  月风行只感觉头脑嗡嗡作响,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由心地涌现!“歹毒的女人!”月风行稍稍动怒,胸空无尽裂痛。

  “哈哈哈……”

  萨月仰天长笑,手指轻动,那远处的络月身形飘动,幻影间她便落脚在萨月身边。“哼,不只如此。我的少门主,你可听说过本门的禁术!呵呵,否则我怎会给她取名,络月。哈哈哈…”萨月的手指轻轻抚过络月的下额,双目独辣。

  “阿修秘之术!!你,你……用活人做傀儡。萨月,你还我月儿!”

  “你还我月儿!”

  月风行挣脱几人的阻拦,横冲而去。“鬼罗手~”森白的混子附着在其右手之上,足足扩大三倍的手爪一瞬而至。

  “还?络月本就是我从小按排在你身边的。应该说她终于回来了。”萨月挥舞金线,络月的身子一弹立刻停到月风行面前。

  络月,这楚楚可怜的美人,控制不了自己的言行。唯一能做的只有默泪两行。

  月风行见此情此景怎会痛下杀手。那两行洒泪的迹痕,模糊了美眸。月风行挥袖作罢,只无奈的道一声:“好毒的恶人!”

  络月的泪珠滚滚而下,月风行深知这被控之痛。他心疼在心,却也无能为力。

  稍不留神,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络月的攻击趁势而来。

  一记掌力,又一次击中胸口。

  “啊~”

  伴随着月风行的倒地,她的泪水如浪花般洒下。萨月的收手,络月的退后,泪花溅出,湿了他的心房。

  “可恶!”倒地的月风行侧着脸,面容极其难看,伤势太重,无法起身。

  众人拥来,扶起月风行,他们明白,这一次真的凶多吉少了。此时,那强悍的傀儡也摆脱纠缠,主动权又回到萨月的手中,他又举起长大剑指向众人。

  “这……”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这才感觉事情的棘手。弄不好,众人都要丧命于此。

  众人都不是她萨月的对手,就连月风行也败下阵来。

  “哈哈……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萨月手指稳动,欲杀掉众人。

  金线闪闪,淬出金光,转眼杀气万丈。

  就当萨月运功到极致时,她的胸口微微隐痛,渐渐向腹部延伸。

  突然萨月的眼前一黑,一眨眼,她感觉双手一脱,好像与傀儡脱离了。

  “什么!”萨月猛然一惊,面色极其铁青。

  众人也是见到瘫下的傀儡和倒下的络月大为吃惊。

  “月儿--”

  月风行忍着伤痛扑到月儿身边,把他抱起。见到成了泪人的络月,他是又疼又爱。“师兄……”

  “月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月风行生怕失去络月,紧紧地抱住哭泣的她。

  把她埋在怀中,月风行突然鬼笑:“萨月,你坏事做尽,没想到也有走火的一天。呵呵…”

  “不,不可能!不!”萨月,狰狞着。一想到自己会走火入魔,她接受不了!

  狂乱的思想涌现她的大脑,越想越怕,她叫道:“姐姐,你为什么抢我爱的人?为什么,为…”

  萨月疯颠的抓狂,不断退后。“啪~”一个踉跄她跌下楼窗。

  众人上前一视,见到楼地一滩血肉,不可思议的叹道:“死了…”

  抬头望却,此时已是中午,任何的一切都是大亮,但就是他方,一处黑影掠过。

  后话。

  十三、(终结尾随)

  那萨月死后,一切安好。

  回想当时,确也颤栗不堪,还好月风行和络月安好。彼此都还健在。

  当第一缕阳光折射入房时,一段倩影映入月风行的房中。

  “师兄。起床了。”正是那倾城的络月在唤月风行起床。此时的月风行睡态如憨,这小女子又不忍心将他从梦中叫醒。在第一遍呼出后她便静坐在床边等候月风行醒来。

  “咳。”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那月风行缓缓醒来。一转身,发现络月正在,却也一笑:“月儿,不是不让你来叫……等我起床的吗?怎么不听。”他坐起来,笑着。

  “师兄,月儿没事的,就让我叫你吧。”络月也笑道,只不过她的笑可钩魂哦!

  一对月牙微微浮现,在这简单古典的卧房之内算的上是万沙中的一点绿啊,阁外耀眼。

  “呵呵……”

  月风行的笑容带着危险。他邪恶的轻笑后一把揽过月儿的娇躯,二人双双倒在床上。

  ……

  “嘭,嘭,嘭…”

  “嘭,嘭,嘭…”

  月风行撑这床板,身下是络月。他就这样看着她,好久。心跳不止。

  “啊,怕了你了。”是月风行打破凝结,望着她娇滴可爱,楚楚可人的样子最终弃权。“月儿,师兄怕了你那无敌的眼神。呵呵,我去洗刷,早饭后,带你去见个人。”

  “好,师兄。呵呵。”

  ……

  依旧是美好的一天,现在的他们正是清闲。

  当日月风行将其父亲葬回“苍陵”后,便把妖曦门托付给痕霜。就这样他带着络月回到王府。

  ……

  狼吞虎咽,在王爷的无奈下他领着络月溜走。“师兄,你带我去哪里?”

  “带你去请恩人。”

  两道身影穿过行人来到一处茶阁。

  “若前辈。”

  随着月风行的叫唤,迎出发绪微卷的中年男子,“小鬼,今日来我‘云阁’所为何事?”

  “请您啊。那日若不是你神秘剪断金线,我又怎么能骗过萨月,解救大家。”月风行领着月儿又笑道,“下月初六,我和月儿大喜。到时一定要来哦!”

  “好说好说。”

  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这叶兄眼神复杂,只道出:“萨落跟,落非洛。天载月,风行吓。”

  ……

  “师兄,那日原来是骗她,说走火的啊?”

  “当然啦!你以为呢?傻月儿。”

  “师兄……”

  “噫?下个月就成亲了。换个称呼,娘…子。”

  “……相…相,公。”

  “呵呵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7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