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正文 伤害

  8叫甜儿打来热水,替弦离擦拭干净身体之后,再拿来上好的药粉细细的涂上。

  一旁的甜儿看到眼前的景象羞红小脸不敢直视,再看看墨浅语一副处之泰然的表情,甜儿终于知道小姐混花楼不是白混的,现在已经达到了不怕羞的登峰造极的程度!

  没注意到甜儿的眼神有异,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抚摸那些淤青再轻肉,当墨浅语为那些破了皮的伤口上药的时候,弦离痛的闭上眼睛捏紧拳头,即使泪水满溢,也只是低声抽泣,没有像个孩子一般的嚎啕大哭起来。

  “呼,呼……不痛不痛,痛痛飞走……”看到弦离努力隐忍的模样,墨浅语可以试想他背后受过怎样的伤,每当触碰见血的伤口时,墨浅语都会很温柔的一边吹拂一边上药,以减轻弦离的刺痛之感。

  闻讯赶来的冷芊漪,一推开门就看到墨浅语正在为弦离上药,她先是避讳的移开脸,觉得这场景有些不妥,但想到弦离只能算个大孩子,她也放开了心。走到两人的身边,看着那些斑斓的伤口或青或紫或红,可以看出是不断累积的伤痕,可谓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哎,可怜的孩子……”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饶是有良心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觉得痛心疾首,冷芊漪不忍的将视线移向一旁。

  “没事的哦,弦离,要是痛的话就哭出来,哭出来会好受很多的……”看到弦离因为忍耐而瑟瑟发抖的身体,看到他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难受的声音满溢出来的艰涩模样,墨浅语有些怜惜的抱了抱他的脑袋,示意他宣泄出来。

  即使这个男人看上去已经是而立之年,可是内在终究是个傻孩子,孩子的天性就是痛了就哭高兴了就笑,这样极端的压抑着,反而更显奇怪。

  “呜呜……不行……母妃说不可以哭出来……要是哭出来的话,母妃会很生气很生气的……母妃生气的话,就会惩罚我这个不乖的小孩,我是乖小孩,我不哭,母妃不惩罚我……”抽噎着,断断续续的回应墨浅语的期待,说到王妃时,弦离恐惧的抱紧自己,像是怕那个恶妇会突然出现,再次施暴。

  “没事的,没事的,弦离不要害怕,有大姐姐在,大姐姐不会让人伤害你和欺负你的!好了,来,我们把衣服穿上,不然着凉了就不好了。”很有耐心的诓慰着弦离,墨浅语拿出自己的衣衫给弦离换上,然后喂他喝下事先准备好的姜汤。

  像只大型犬一样的窝在墨浅语的怀里,一直发抖的弦离终于平静下来。许是异样的温暖让他觉得安心,不一会儿,弦离迷蒙的闭上眼睛,在墨浅语的怀里呼呼大睡起来。

  一直坐在一旁看着冷芊漪,看到弦离睡着之后,这才低低的出声,“哎,这孩子真的很可怜,先是被人刺杀,幸运的捡回一条小命却变成了低能儿,现在被过继到王府天天受虐待,要是他的亲娘还在,或许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想到不久之后自己的孩子就要去到那个是非很多的王府,冷芊漪就觉得痛心疾首。

  “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府里的王妃不是弦离的生母么?”看着弦离安静的睡颜,再想到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墨浅语似乎可以联想到弦离在王府里过的是何等凄惨的日子。

  今早看到弦离用过早膳之后还能继续吃那么多的东西墨浅语就有些惊讶,现在联系起来想一想,怕是弦离在王府连三餐都难吃饱吧!

  “当然不是,你觉得会有亲生母亲这样虐待自己的孩子的么?”听到墨浅语的问话,冷芊漪有些生气的挑挑眉,“王爷的生母是当今圣上的贵妃,在王爷十岁的时候辞世。虽说贵妃娘娘不在了,可是圣上却喜欢王爷的紧,所以在皇宫里王爷过着还算美满幸福的生活。可是,自从太子突然去世,储位悬空,作为二皇子的王爷就成了刀尖上的肉。虽然圣上暂时没有册封新太子的打算,可是众人知道圣上很爱二皇子,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某一日的清晨,二皇子的宫殿传来厮杀声,接着二皇子就离奇的落水,醒来之后就变得痴痴傻傻。圣上看到这样的二皇子痛心疾首,觉得对不起死去的贵妃,于是就把他过继给了没有子嗣的壅王府,而王妃就是壅王府的女主人,也就是二皇子的继母!”

  “原来如此……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王妃要这样虐待王爷喃?”终于弄清楚了弦离的身世,说起了和自己一样可怜,从小没了母亲,还被继母虐待,即使生在皇室却还食不果腹,可怜无比。

  “关于这个,我想大概是因为其他王府都有能干的子嗣在朝廷为官,只有他们家的是个傻子,所以王妃心里不平衡才会拿王爷出气的吧!你看,现在王妃为了能让王爷好转,连江湖术士的话都信以为真,竟要破天荒的冥婚,这就可以看出她的不甘与嫉妒了吧!”大胆的揣测着王妃的心思,冷芊漪说的很轻,怕隔墙有耳。

  “我懂了……”一下想到了什么,墨浅语开始下逐客令,接下来要说的话,她不太想让冷芊漪听见,“好了,娘,我没事了,你就先回去歇着吧!等王爷醒来,我会带他去用午膳,然后再送他回王府的!”

  “嗯,好,你们没事就好。”本来打算来瞧瞧情况就走了,没想到呆了这么久,冷芊漪优雅的起身,淡然的离开。

  看到冷芊漪走远之后,墨浅语这才将甜儿唤了进来,“甜儿,你还记得我落水那一日的情况吧,你现在能详细的说给我听么?”

  一听到弦离离奇落水的事,墨浅语就想到这个身体原来主人的事迹,她总觉得这两件事都是人为,而非什么不小心。

  “嗯嗯,甜儿记得。”在墨浅语的对面坐了下来,甜儿将眼珠看向右方,开始努力的回忆当时的点点滴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