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正文 第一章:神秘老疯子

  北域。

  遥远的蛮荒深处,终日有蛮兽出没非修者不得入内。不过在几座百丈大山中有个唤作乌镇得镇子不知坐落了多少个年头。

  乌镇镇头有座石鼓,石鼓下面压着一座石龙,石龙长数丈,鳞片纹路可见,真可谓活灵活现。

  传说这是整个乌镇得图腾,就连周围的数十个小国包括暨、翎、煜、魏等国得达官显贵也来这里祭拜供养,把珍贵蛮兽得宝血滴在上面祈求年年平安。

  乌镇不大,方圆不过百里,周边聚拢着数十个蛮荒部落村庄。再远便是漫无边际得蛮荒森林,里面常有凶兽、蛮兽甚至是太古遗血出没。

  整个蛮荒大陆得人十之七八都是修者,乌镇的也不例外。

  乌镇附近部落的人常把蛮兽宝血、宝骨连同好的毛皮来这里寄卖来换取灵药、宝材供其修炼。还有人从蛮荒中捡到灵决,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发了!能换好多修炼的丹药。

  日上三竿。

  此时乌镇得街头上人头攒动,叫卖声此起彼伏。

  “卖血狼皮,来看看类。正宗得血狼皮搞不好有上古血龙得传承。快来看了快来买啊。”一个中年壮汉背搭石弓,一身兽皮显得很是精壮威武,不停吆喝着。

  “土龙血,好东西啊!听清楚没有?带‘龙’字的这可是正真得龙的遗血。不像某些人卖的还得通脉境强者拿宝血去探究真伪。”旁边一名老者看来是不对付,阴阳怪气得附和着。

  “卖龙血得老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两人竟然打了起来。

  不过这都无伤大雅,在这里遍地都是摆地摊的。吆喝声叫骂声早已淹没了这点小插曲。

  乌镇镇头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头身上一身破道服,身后引着四五个三四岁得童男童女缓缓走来。

  这样得奇葩组合立刻吸引住了众人关注.

  “胖子,机灵点!千万别把事给老子搞砸了。老子能不能喝到这顿兽骨酒就看你们的了。”老疯子低声嘱咐道。

  “邋遢妞、二狗子还有小六子,你们都听我的。咱们配合盲叔把这出戏演好喽,说不定就有蛮兽肉吃呢。”头前一个三岁小胖男孩奶里奶气得说着。

  小胖子五官精致,长得很可爱就是比一般的孩童胖了少许。

  “好”其他穿兽皮得小孩异口同声得回到。

  “呵哼”穿道袍得老头干笑了笑,顺带还咽了咽口水。他可是两个月没喝到兽骨酒了,一想到酒就连瞎者得眼白都泛起涟漪。

  三年前,老骗子昏迷在了周村村头,接着一系列怪事就频发了。起先周村得图腾,一只不知活了多少个岁月得老龟居然开口说话了,这让包括族长夜百川在内得族老门,还有族民当真吓了一跳。

  这头老龟在族民面前只开口说过四次,前三次都是提醒周村人有灾难降临要他们避难。

  没想到这第四次却是为了一个老疯子开了口。事后村民确实发现了一个老头并抬了回来,请他当了祭师。

  这还不算完,老疯子来了不到一周。整个棺山附近数十里高山巨鹭、丛林里的凶兽集体暴动了。

  一头百丈得绿翎莽掀塌了一座山峰,压死不知道多少凶兽。

  一株红色滕蔓铺天盖地,瞬间残绕上了它,红藤藤蔓符文一闪居然在巨蟒身上爆了几个血洞,疼的它怪声连连。

  一只火焰鹤鸣叫着俯冲而下,口中符光闪烁。炙烈的火焰喷出烧毁了藤蔓抓起巨蛇就预扬长而去。岂料,一株附近生长的千年古槐射出千道针刺,火焰鹤左躲右闪还是被刺成了马蜂窝。

  火焰鹤悲鸣一声放弃了蛇尸,扇动着火羽消失在了天际。

  这才是个开端,风暴巨熊、雷霆鳄这片蛮荒有点实力得上古遗血都给惊动了,最后只听见一声通天彻地得狼嚎这片蛮荒之地得蛮兽才老实了下来。之后整个蛮域得蛮兽、太古遗血都变得凶残和强横了许多。

  老疯子带着几名幼童在石龙面前停了下来,扫了一眼乌镇得图腾之后,老疯子开始了吆喝。

  “算灵卦,算灵卦。百算百灵,不灵不要钱。”老疯子手持一面兽皮帆,一派仙风道骨,帆上面手书四个苍劲有力得大字‘神机妙算’。

  说话之间一群穿兽皮得男女就围了上来,小胖子见状,领着邋遢妞,小六子几个小童混进了人群中。

  “道爷,你真的灵验吗?”有好事得人问道。

  老疯子看了一眼那个方向;“不是老朽灵验是我算的卦灵验?不信你就来试试。老朽说得明白不灵不要钱”,老疯子一派正义凌然。“不过嘛,如果不幸被小老儿言重的话!不好意思,卦资两颗老山参。”

  “山参!你这老头不是疯了吧!”

  “就是就是”围观的人一片哗然,不过在这里山参是常见的灵药,向他们这种低等修士手里大多只有个十来株得。

  老疯子摆了摆手,补充;“凶兽盐肉干也将就了。”

  议论了一会,旁边一位卖灵药的中年汉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腾’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老疯子面前不屑得打量道;“老爷子,真不厚道。你这是明摆着挡我财路啊。”

  刚才这些人明显都是聚拢在他那要买灵药得,结果被老疯子这一咋胡。今天恐怕他要光杆回家喽。

  老疯子见状,不慌不忙得说道:“佛家云,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不在你这摆摊也得去别处祸害他人。与其奢远不如求近。”

  中年人肺都气炸了,身上光鲜得兽皮毛被斗气鼓了起来,如同一头刺猬。看上去让人心寒。

  “斗气!他是个战士。”

  “看这架势,也是个二级战士比得上聚源修士了。”有人指点着。

  “看来这老头踢到铁板了,非要惹西方战士。这可是除了法师、骑士之外最难惹的一类。”许多人摇头叹息。

  中年人听到这些话,洋洋得意。斗气可不是谁都能修炼的。他可是得了点造化,从蛮荒中发现一株百年紫参卖了个好价钱才换了本斗气灵决来修炼,方有今天得成就。

  “给我来一卦,看看今天的运势。”中年人横眉立眼,却也没当众出手,免得让人说他欺老。说着他从自己摆摊的兽皮上拿了两株山参扬手示意了一下。

  老疯子也没二话,伸出脏兮兮得右手向中年男人的脸上摸去。

  “你干什么!”中年男人退了一步。

  “摸骨啊!你没看老朽双目失明吗?”老疯子解释道。“告诉你,你算占便宜喽,如果是女修士搞不好得摸胸才能算呢!”

  “我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群吐口水的声音。

  听到这话,原本打算夜凑凑热闹得一些中年女修士赶忙退出了人群。有些年轻的,直接捂住了自己胸前。

  老疯子在中年男人脸上摸索了一阵,低叹一声说道;“道友眉清目秀,双目有神劳之像,鼻挺口方,富贵难挡。双索悬直,双臂有力。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中年人乐不思蜀。“这还用你说。”

  “不过嘛”老疯子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中年人紧张了起来。

  “对呀不过什么”周围人有人说道。

  “不过道友双目虽清,眉宇之间却带着一股难以察觉得煞气。恐怕一时三刻便有血光之债。”老疯子摇了摇头值为中年人惋惜。

  “什么!血光之灾。”中年男人直接气乐了,他本来就忍着让老疯子脏手摸他脸半天,最后却听到这番不详之言实在忍无可忍。“老子今天就站这了,我看谁敢动我。我到要看看哪来的血光之灾!”

  中年人双手环抱,一副鼻孔朝天叼的不行得样子。“臭老头,我可跟你说明白了,要是你这卦不灵我非打得你满地找牙。”

  周围人一片嘘声。

  躲在人群中的小胖子示意了一眼小六子。

  小六子心领神会,从破旧得兽皮囊中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弹弓和石子。

  弹弓非常精致,使用百年红木制作的。至于弓弦则是一条冉莽精编的,这样的弹弓如果被打中一般得凶兽都受不了。

  “啪”躲在大人后面的小六子一拉弓弦,一颗鸽蛋大的石子如同一道流光精准得打在了中年男人后脑上。

  就听‘啊呀’一声惨叫,中年男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谁,谁打得我。”中年男人摸了摸后脑,后脑肿了颗馒头大得大包,滴滴映红得鲜血渗了出来。

  中年男人猛地回头,小六子如灵猴般早就躲到了大人中间,就连周围人也一片茫然。

  “看,大鸟”二狗子在人群中奶声奶气的喊道。

  此时乌镇上空正好飞过一只数十丈大的彩云雀,不屑得撇了撇下方得人群。又忌惮看了看那条石龙飞远了去。

  下方得一群修士恍然大悟,都用崇敬得眼光看向了老疯子。就连被打的那名中年男人也口打哀声,说了句“真倒霉。”

  虽然路过得蛮兽没用攻击过乌镇的人,不过时常有凶猛得蛮兽拉泡屎或者衔个石头啊木头啊掉落下来,砸个一星半点得人也很正常,毕竟乌镇的人老去狩猎它们,这份大仇早已记在它们心中。

  老疯子一把夺过中年男人手中的山参,不客气的装到了自己皮囊里,漫不经心的说道;“两颗老山参老朽拿走了,下一位。”

  经此一闹,聚集的人就更多了,很多人都跃跃欲试。

  往常来乌镇得道士也不是很多,不过精通卜卦问命得却是少见。

  这时一位少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少年穿着华丽,身上得兽皮光纤明显要比刚才中年人好许多,也名贵许多。一看就是乌镇老头有脸家的少爷。

  “这不是赵家二少爷赵栋吗?听说他六岁就走到了换血期而且就快聚源成功了!”

  “了不得啊”人群中有人议论道。

  东方修士初期必须聚源,只有聚源成功才能初掌天地灵气并慢慢升华感悟天道,而聚源境修士有三个阶段那就是锻体、塑骨、换血。

  一个六岁的孩童走到这一步当真了得。   

作者有话说:

新书发布,只想传递快乐。多多支持!
关键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