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1. 字体
  2. 风格
  3. 滚屏

正文 第二章:周村

  “我出一颗紫参,还请老道士卜一卦。”赵栋从人群中走出,身后几名随从把围观的人都推开少许。

  “让开,让开。赵家办事,闲人让开。”几名随从横眉竖眼,很是嚣张。

  老疯子皱了皱眉,看来刚才还是有人察觉到了端倪。

  “这位小哥,卜问什么啊?”老疯子到也不慌。

  “也问运势”赵栋大声说道。说着还把手中得紫参扔到地上看了看老疯子。

  老疯子走到他面前,没有捡紫参。还是伸出了脏兮兮得右手向脸上摸去。

  “老头,还没摸好吗这么老半天了。”好长时间周围寂静无声。

  “对呀,对呀。算不出来就别想走出乌镇。”几个随从起哄道,其中更是有个法师随从举起一根破烂法杖随时准备出手。

  老疯子花白得胡须颤了几颤,摸了摸下巴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位小哥今日七夕来会,鹊桥相迎。恭喜恭喜!”

  “桃花运!”在场得人嘴都乐歪了。

  “好,咱们等着。我要看看是谁家得小姐看上了本少爷。”赵栋明摆着就是不给老疯子台阶下,居然命随从搬来把椅子,还当面坐了下来。

  “邋遢妞,你上!”人群中小胖子低声耳语道。

  邋遢妞从人群中走出,理了理身上破旧的兽皮衣。仔细看上去也算是个粉雕玉琢得小美人坯。不过就是鼻涕直流,头发蓬松了些。

  “我喜.....欢...你”邋遢妞唯唯诺诺得开口道。说话时邋遢妞两根小指相互碰撞,显得很是腼腆。

  “哇”在场众人当场石化,有的差点咳出一口老血。那几名随从则是茫然的看向赵栋,想笑又不敢笑。

  “这妞真正点啊。”

  赵栋却是没有被唬住,他走上前一把抓住邋遢妞得衣领,喝问道;“你和那老头是一伙的吧。”

  邋遢妞被吓得花容失色,往常她按老疯子教得这样说,来人都会羞臊得退走并留下山参。今天却是邪了门。

  “盲叔救我,这凶兽说我和你认识。”邋遢妞边委屈得哭着,一边回头看向了老疯子。

  “坏了,露馅了”小胖子急忙从自己收皮囊里拿了一些土疙瘩、土面向周围人撒了去。“快跑啊”

  周围修士一阵大乱,有的根是骂骂咧咧。

  老疯子见状一把将皮帆抛向了几个随从,抢过邋遢妞之后扒开人群向来时的路跑去。小胖子,小六子等几名小童也跟着退出了人群。

  土雾散尽,早已不见几人踪影。

  “追,跑到哪也要给我追上。”赵栋小脸气得通红,吩咐一声领着几个随从胡乱认了个方向追了下去。

  不久之后,一个留在原地得婆娘好像想起了什么捶足顿胸。

  “天杀的,这老头不就是几个月前,偷喝光我家兽骨酒的老混蛋吗?”

  “我家也丢过兽骨酒。”

  “我家也是”周围掀起一阵讨伐之声。

  “以后一定要抓住他”

  棺山,这时会周村得必经之路。

  还是那一群人,不过明显个个狼狈了许多。

  “邋遢妞,都怨你,看来阿爹得酒也没找落了。小胖子拔了根狗尾巴草左右晃摔着。

  “就是就是”二狗子,小六子也有点郁闷,今天又吃不成凶兽腌肉了。

  “哇,我也不是故意,那个小子跟凶兽一样。根本不和村里的玩伴一样。”邋遢妞差点哭了出来。

  “无碍的,无碍的”老疯子在头前摆了摆手,手中却多了一个兽皮囊。那兽皮囊华丽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

  “盲叔,你真厉害。啥时候搞到手的,我咋没发现啊。”小胖子恭维着,脸上的谄媚一点都不像三岁孩童该有的气质。

  “哦,我们有腌肉可以吃喽。”二狗子、小六子几乎跳了起来,就连在一旁假装哭泣捂着脸得邋遢妞也插开了手指缝看向了皮囊,就差流口水了。

  老疯子打开了皮囊,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他的眼其实并不是完全失明,只不过三年前出了点意外,近处的东西还是能看清的。

  “一瓶风吼狼得宝血,一瓶壮骨丹。还有几十株常见的灵药。”

  说是一瓶,其实这样得石瓶里面也就装着两三滴宝血和丹药得样子,再多灵气就会散掉。

  老疯子扎摸着嘴惆怅得说道;“还行,没白费老子出一次手。可惜咋就没有酒呢。”

  “也没有腌肉”几名小童刚提起得兴趣也低落了许多。

  棺山漫山长满了奇形怪状得灌木,地面更是杂草丛生。这些杂草处处有一人多高,往往是前面的人走几步后面的人就很难再发现。

  棺山与数十座山脉相连,说来也怪!出入棺山得凶兽却不是很多,甚至是少得可怜,一般的修士都不来着陶猎。不过此时棺山却是裂缝密布,略显狼藉。看来是前些时蛮兽大战留下来的。

  棺山山上有一条曲径通幽,这是通往周村得必经小道。

  翻过棺山再过几座山峰就是周村。

  “马上到村了,你们几个小不点都给我机灵点,别说漏嘴。要是你们阿爹问起来就说盲叔带你们到僻静的地方修符或者到棺山上采灵药。”

  “噢!”

  周村南北坐立在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

  村北几十间茅屋林立,村南则是一个不大得武场。武场上有石锁、木桩还有一些简易得石质兵器。

  武场上十几个少年努力修炼者自己的战技,‘哼哈’之声不绝于耳。几十个族中壮劳力则是拎着石锁上下晃悠,淬炼肉身。

  那石锁轻得有上千斤,重的可达万斤。至于那五万斤石锁近百年来还没人拎起来过,石锁上面布满了寒霜。

  周村村口老槐树下,族长夜百川和几位族老还有一些村里的婆娘焦急的等待着。

  “千阳这次狩猎怎么去了这么久?不会出什么意外吧!”夜百川左右踱着步子,褶皱得脸上流着冷汗。年过半百的他还是第一次为自己得儿子这么担心。

  “最近蛮荒里边越来越暴动了,不会有什么不详得事要发生吧。”一个族老出来插了一句。

  “谁知道呢!”夜百川叹了口气。

  “我家二狗子直到现在也没见人影,不会被那老疯子拐跑吧!”一群婆姨中间有个跳着脚喊了这么一嗓子。

  “怎么说话呢!要喊祭师或者道爷。”夜百川转过身子瞪了二狗子妈一眼,吓得后面的婆娘老实闭上了嘴。

  “回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向远处眺去。

  夕阳西下。

  两队人正缓缓向周村村口赶来。正是夜千阳带领的狩猎队和老疯子一行,他们是再下棺山的路上碰见的。

  夜千阳正值壮年身体壮硕,一身兽皮之下肌肉隆起老高,一群人中数他修为最高,将要聚源成功。在他身后是七八个雄壮得汉子抬着一头山熊,这群后生里紧挨夜千阳得就是二狗子他爹大虎,一身斗气修为达到了一级战士的水准。再往后就是小六子得爹夜伍,他可是有名得神箭手。

  至于小妮子,据说是夜百川再一次狩猎时无意间发现的,当时不足一岁得小妮子正爬在一个狼窝里和几只狼崽子抢狼奶吃。夜百川看见以后果断出手并把她带回了周村收了义女。

  “爹,我们回来了。”夜千阳拔出背后的石斧晃动了两下,石斧下落,虎虎生风。就连几个走在后面受了轻伤得汉子也鼓舞了许多。

  “回来就好”夜百川笑了笑。

  “阿公,我们也回来了”邋遢妞快速得跑到夜百川近前。

  夜百川溺爱得摸了摸邋遢妞得头。

  老疯子冲着夜百川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村子,身后一群人欢天喜地得也跟了进来。

  这次狩猎虽然只捕杀了一头山熊不过也够他们吃一阵子。

  周村村口第一家就是老族长家,古朴的院子不是很大,比起其他族户得院子却要大了许多。院中有尊大鼎,鼎身刻画的是上古神魔对战得场景。

  鼎身梵音缭绕好似自成一界,界内三千神魔彼此禄杀,天地变色,日月无光,血流成河。让人看后不禁有顶礼膜拜得冲动。

  鼎内有一池寒泉,泉水成赤色。一尊老龟,老神在在,双眼紧闭不问世事。老龟境界玄奥,让人琢磨不定,一呼一吸之间自然有灵气涌入并出,有如仙神。

  龟壳上面已经有了些绿藓,纹路不是很清晰。

  “夜黎,你们几个去哪了?”屋内夜百川和几名族老。询问几名小童。

  “去采蘑菇”胖子憨憨的回答道。

  “去修符”二狗子答道。

  “对,我们去修符了。”

  邋遢妞摸了摸头;“盲叔不是要我们说去采药吗?”

  小胖子赶忙捂住了邋遢妞得嘴。

  “呀,又说漏了”邋遢妞好像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

  “胡闹,明天开始不准离开村子”夜百川敲了几名小童一集脑瓜崩,双眼之中却带着慈色。“最近,大山里再很不平静,别再像以前那样和祭师胡闹。一个不小心会回不来的。”

  “听见了没!”族老里面有个是小六子得爷爷。

  “噢,知道了族爷爷”几名小童异口同声的答道。

  “下去吧,各回各家吃腌肉去吧。”

  “哦,吃肉喽”几名小童跑了开去。

  夜间,乌云蔽月,连颗星都找不到。时不时有蛮兽吼那么几声。

  庭院之内夜百川、夜千阳,还有几名族老讨论着什么。

  屋外,脚步声传来。一声破道袍得老瞎子走了进来,这让夜百川等人很是意外。    
关键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加入收藏 投红票推荐 送礼物
发表书评 添加表情
  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作者客服
  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读者客服
  3.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版权中心
  4. 帮助中心
Copyright 2010-2018 1001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03503号-3 京ICP证14030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3469
客服电话:010-87514030
广告731*60 梦之城娱乐